有接愛滋病患才安全-日本醫療對HIV的排斥與友善

 

在台灣,對HIV帶原者的排斥時有所聞;在日本,類似的情形也不絕於耳。據報導,日本一名因為糖尿病與HIV治療導致腎臟機能低落,需要洗腎的高齡病患,在搬到郊外後,試圖尋求繼續洗腎、治療的地方,「遭到40間醫院的拒絕。」

 

根據一份2011年對1552所洗腎院所的調查,其中接受過HIV帶原者的比例僅有6%,在沒接受過的院所裡,也有54%表示:「之後要接受有困難。」拒絕的理由包括:沒有專用床位、擔心其他患者有意見、工作同仁無法理解、會傳染給其他患者等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儘管如此,HIV和肝炎比起來感染力弱,醫療機關用一般的感染管制就可以做到防止二次感染了;東京都政府愛滋友善牙科的說明寫明,有做標準防護的話,不需要再為HIV患者多做什麼。就算萬一把有病人血液的針刺到自己,也有事後預防感染的投藥可用。

 

就時常拒絕HIV帶原者的牙科而言,HIV並非牙科無法進行診療的疾病,世界上也沒有因為牙科治療而感染的案例。

 

 

 

 

愛滋友善醫療體系

 

日本政府在全國各區分層設置了愛滋友善醫院,提供HIV、愛滋與相關疾病的治療。以國立國際醫療中心的愛滋治療研究中心為首,全國8區的首要據點醫院為其次(參考下圖),再往下是59所中間據點醫院,再往下,還有380所據點醫院。

 

遍佈全國的愛滋友善醫院,提供HIV帶原者包括呼吸系統、消化、眼科、神經科、牙科等全科的診療資源,備有詳盡的HIV相關疾病知識與進修課程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儘管如此,有病患透露,即便是友善醫院,或許這科接受,但另一科又不行,或者即便受診了,醫護人員卻顯得躊躇不安,「醫院是對HIV最歧視的地方。」友善醫院都如此,其他醫院拒診的案例更不在少數,其中以牙科和洗腎中心為最。

 

對HIV的排斥至此,病患多半三緘其口。據愛滋組織調查,到一般醫院就診時,1/3病患會告知,1/3不會,1/3有時會有時不會;醫師谷田恭表示:「在泰國,HIV帶原者在一般醫院就診不是問題,為何在日本會被拒絕呢?」

 

「就算我是正在推廣愛滋友善的醫師,也有病人5年都不講的,但與其說他們不講,不如說,很少人會一開始就講,彼此有一定的信籟關係之後,自然會講。」

 

針對醫病雙方的隔閡,日本洗腎醫師會等,製作了對應的指導手冊,希望提高醫護人員的知識,友善接納HIV帶原者,「確保任何一處的洗腎中心都能接受HIV帶原者。」還有友善醫師積極分享自身經驗,希望創造沒有歧視的醫療環境。

 

 

 

 

出自偏鄉醫師的使命

 

在東京都開業的牙醫師鈴木治仁,自1994年開始接觸HIV帶原者病患以來,持續提供友善醫療。2017年7月,静岡縣沼津市發生歧視案例,一名牙醫在得知病患有HIV帶原後,在治療中要求病患轉院,當地牙醫師協會眼見事態嚴重,邀請鈴木前往分享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如同媒體拍攝的影片,在鈴木治仁的牙醫診所裡,不管哪位患者,都會對器材進行標準的消毒作業,「即便患者不知道自己感染,也沒有問題。」反之,日本有七成以上的牙醫診所,器材(鑽牙機)沒有確實進行消毒就反覆使用(見下方報導圖片)。相較之下,愛滋友善診所,恐怕才有安全的醫療環境。

 

 

 

鈴木之所以如此,源自身為偏鄉醫師的經驗與使命感,偏鄉診療沒有假期、不分晝夜,捨我其誰,竭盡所能,「我想要解除HIV患者的牙痛。」「第一次遇到HIV患者的時候,我看著血,心想:『這裡面有多少病毒啊』,然後,不想輸給恐懼地繼續治療。」

 

還在重播的悲劇

 

今年,因為日本歌手中島美雪(下圖)在排行榜名列前矛的關係,電視臺重播她創作的音樂劇,其中一幕是這樣的:主動告知自己有HIV帶原的外籍妓女,在大量出血、需要急救的情況下,連連被醫院拒絕,在救護車無頭蒼蠅般地奔波中死去。這部作品發表時已是24年前了,然而悲劇的重播重演,恐怕不只在電視裡。

 

新聞出處

分享到 facebook 分享到 google+ 分享到 twitter 分享到 噗浪 分享到 新浪微博

我要回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