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IDS Q&A
愛滋Q&A
讓愛滋兒童上學不能只靠科普

原標題:讓愛滋兒童上學不能只靠科普

 

  張松超來源:中國青年報(2016年05月18日02版)

 

  讓愛滋兒童去普通學校就讀,特別是在個人隱私極易被發現的熟人社會中,並不現實。

 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 

  湖南寧鄉縣流沙河鎮高山村11歲的女孩莎莎,本應該讀小學五年級。兩年前被確診出愛滋病後,莎莎上學的想法遭到了其他學生家長的強烈反對,經過一年多的拉鋸,莎莎還是失學了。(《新京報》5月17日)

 

  像莎莎這種因患愛滋病而不能正常入學的情況,絕非個案。據專家於2012年底估算,我國當時14歲以下感染愛滋病病毒的兒童大約有8000人,現在可能有所增加,或多或少都會有上學難的問題。

 

  對於愛滋兒童接受教育的權利,我們並不缺乏相關法律的保護,從隱私權到配套的關愛措施,都有著較為明確的規定,「保證不讓受愛滋病影響兒童因家庭困難上不起學或輟學」。即便如此,仍舊有不少的「莎莎」,面臨著相似境遇。原因很簡單,那就是公眾的「恐懼」。

 

  對愛滋病的恐懼,真的只是因為人們無知嗎?並不絕對如此。新聞中有兩個細節值得注意:一是教育部門不斷向學生家長說明愛滋病的傳播途徑,告訴他們一般不會傳染給他們的孩子,但家長們仍舊不答應,因為他們擔憂的是那萬分之一的可能性;二是有知識和有認知水平的老師,在來到莎莎家上課的時候,居然也十分忐忑,連水都不喝,並有不願意繼續教下去的念頭。

 

  家長和老師的反應很具代表性:從個人的「理性選擇」出發,哪怕傳染的可能性再低,人們也會趨利避害。公眾對愛滋病毒攜帶者的偏見,或許比外界想像的嚴重。像新聞中的老師,了解科學知識,也認為不該歧視愛滋病病毒攜帶者,但真讓自己去做就畏縮。

 

  在此情境下,只強調保障愛滋兒童進入普通學校就讀的權利,就有些不接地氣。因為他們的入學,要麼會引發其他孩子轉學,要麼會被其他孩子孤立,如此不僅讓他們不能安心地接受教育,反倒會造成更深的心理創傷。

 

  讓愛滋兒童順利入學,儘管需要不斷加大對愛滋病的科普力度,讓學生和家長從心理層面上真正接受,但就現階段來講,亦需要採取其它可行性的配套措施。

 

  比如:加強對愛滋兒童的心理干預,首先在心靈層面予以關愛;開辦專門的學校,有針對性地為愛滋兒童提供教育服務。山西臨汾的紅絲帶學校所取得的經驗,就很值得借鑒。雖然這樣做很無奈,但要明白,讓愛滋兒童去普通學校就讀,特別是在個人隱私極易被發現的熟人社會中,並不現實。

 

  消除對愛滋病的偏見,保障愛滋兒童的受教育權,自然需要不懈地做好科普工作,但也不能只靠科普。現階段應結合實際情況,採取多樣化的措施保障愛滋兒童的基本權利,讓攜帶愛滋病病毒的孩子安心地坐在教室里。

 

新聞出處

相關文章
購物車
Scroll to Top
訂閱電子報
訂閱電子報獲得紅絲帶最新消息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