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到一條回家的路-談露德愛滋服務的轉變及藥癮減害策略|露德知

 

看見藥物依賴,從旁給予協助

 

露德協會秘書長徐森杰在節目的開頭,便提及歐美國家及澳洲早已推行不同的藥癮減害處遇,當地居民對於使用非法物質的立場是「不希望社區到處都因為藥物過量使用而死亡的人,我們寧願兩害相權取其輕,找到一個讓藥癮者、非法物質,與社區共處的方式。」

 

在台灣,朋友出監後,最迫切需要的是能夠居住的地方,當剛出監的朋友四處碰壁找不到得以安身立命的地方時,露德不僅會協助朋友找到住所,也會與更生朋友討論後續的人生的規劃。經過多年的服務,徐森杰秘書長提及,在一個得以安身立命的居所中生活,才能有機會思考未來的生涯規劃。

 

把藥癮者當人,而非戝

 

「正義與仁愛是相輔相成」徐森杰秘書長這樣說。

 

時光倒轉至十幾年前,2007年以前感染愛滋的原因以共用針頭和不安全性行為感染各佔據一半,然而後來發現,當年度因為共用針頭感染愛滋的人數比例逐漸攀升,使得國家與社福單位開始採取藥癮減害服務模式,從中協助藥癮朋友。

 

在服務藥癮朋友的過程中,社工們發現除了藥癮議題,朋友多半會再伴隨著經濟問題、疾病、或是居無定所等議題。儘管相對其他服務對象,藥癮朋友比較常會有立即性的需求,在尋求協助時遭受到外界的質疑,但森杰再次強調,服務對象如何使用金錢,都是朋友們的自主權,社工在幫助藥癮朋友時,應以人的角度去提供協助,讓個案自主管理的同時,也秉持好自己的服務原則。

 

獲取足夠資訊,保護好自己

 

「癮」是一種人性的堅持,與一個人的生理、藥物的使用及個人特質有關,一直以來「藥愛」普遍被使用,有些人會透過迷幻性用藥、娛樂性用藥來幫助自己更能愉快的享受性愛。但可能在使用藥物的過程中,因物質使用過量而無法正常地去防範疾病,因此教育就會變成一個很重要的環節。若能不斷的透過防護教育,告訴大家在進行風險行為潛能做預防性投藥以及事後的篩檢、愛滋感染者應按時服藥、U=U的觀念後,能夠讓愛滋的風險降低。

 

關於風險行為有三段防護步驟,第一段為是否意識到風險,第二段為在情境中做好預防,最後第三段為享樂後的補救,於48小時內做預防性投藥、3個月或六周後做篩檢,若真的感染愛滋,就要按時服藥。

 

所有的處遇策略都是先保命再說

 

「若一個人認為可以戒毒,那就是失敗的開始;若一個人對戒毒已無能為力,就是成功的第一步。」

 

減害教育要倡導的是「如何適切的使用物質」,且對於不同人就會有不同策略,「以人為本,由上而下與服務對象討論處遇內容,尊重服務對象的選擇,將自主權交給服務對象。」在互為主體進行對話的過程中,雙方皆可能想到沒有想過的問題。減害可分為兩種形式,一為戒毒,二為與物質和平共處,雖然國家對於藥物的使用是零容忍,但露德協會的立場為「適當的量,對人無太大的影響」先把命留著,就有機會和空間去調整、處遇。

 

過去社會認為藥癮是自找的,但往往藥癮者可能伴隨著家庭及個人等議題,現在的政府投入了更多的金錢與資源,成立了六間藥癮示範整合醫療中心與治療性社區,其作用在於:社會賦歸、心理重建與自立。

 

露德協會的朝露治療性社區,透過大自然及農作等多元化課程,以團體生活的方式互相鞭策與學習。治療性社區的,「觀察一個人如何在情境生存,受到什麼影響」幫助服務對象增加其適應能力並激發潛能,人生是由服務對象自己所選擇的。而朝露農場內有八道光芒的精神,建構出「全人成長的空間」分別為情感、智能、營養、生理、人際、美感、環境與靈性,配合預防復發、多元治療課程,幫助服務對象均衡發展。

 

文章出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