東京奧運都市傳說:「反性愛紙板床」真是為了讓選手「避免不必要

 

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

當抵達東京奧運選手村的奧運參賽者,發現他們的床鋪是以紙板製成時,選手在社交媒體上分享了組合床架的照片如野火般蔓延網路,「反性愛紙板床」的謠言立刻引發關注。

 

 

 

2020東京奧委會誓言要在疫情期間辦一場「安全無虞」的奧運會,不過不包括安全性行為——國際奧委會禁止任何親密行為。根據最新的奧運會手冊中概述的公共衛生措施,運動員必須「避免不必要的身體接觸」。

 

因此,當抵達東京奧運選手村的奧運參賽者,發現他們的床鋪是以紙板製成時,選手在社交媒體上分享了組合床架的照片如野火般蔓延網路,「反性愛紙板床」的謠言立刻引發關注。

 

這些紙板床由日本公司Airweave製造,可回收利用。東京奧委會表示,這是奧運會的床舖首次幾乎完全由可再生材料製成。Airweave在一份聲明中表示,紙板床其實比木床甚至鐵床都還更加堅固,且早在疫情爆發、社交距離制度實行以前,就已有製作這1萬8000張紙板床和床墊的計畫。

 

 

紙板床經得起考驗

組合紙板床設計適合所有體型的運動員,可以承受高達200公斤的重量,就算是最大塊頭的奧運選手也能睡得安心。不過,雖然愛爾蘭體操運動員萊斯・麥克萊納漢(Rhys McClenaghan),在推特上發布了一段他在床上跳來跳去的影片,證明紙板床能夠承受劇烈活動,「反性愛」設計是假新聞,但奧運官方仍然希望運動員在東京能夠好好保持社交距離,不管是在床上還是在其他地方。

 

對於外界來說,東京奧運選手村裡的紙板床仍然是令人好奇的存在。以色列棒球運動員班・萬格(Ben Wanger)為了滿足廣大網友的好奇,決定和八位奧運選手在紙板床上跳躍,測試床的最大承重。他貼出一支影片,在開頭說:「收到了很多關於選手村床的問題,所以我們今天要來看看一下,要多少以色列人才能弄壞一張紙板床。」

 

萬格和他的以色列隊友在影片中在床上跳躍,從最初一人跳躍逐步增加到八人站在床上一起跳,紙板床在九個人一起跳時終於出現部分塌陷。影片在TikTok上發布不到24小時,就有超過28萬次的觀看次數。

 

蓄意破壞公物惹非議

事實證明,這些日本製造的紙板床非常堅固,絕對不會讓那些妄圖在疫情期間,建立不適當人與人之間的連結的人,落得睡地板的下場(雖然奧委會仍不鼓勵這樣的行為)。

 

 

但富有實驗精神的以色列運動員,身為外賓和國家代表蓄意破壞公物的行為,還是受到了多數留言譴責。

 

一則留言指出,有日本球迷在海外觀賽後會留下來整理體育場館,這些到日本作客的人卻破壞了設備,只因為「紙板床很有趣。」

 

「我雖然不是日本人,但我可以想像這些行為被視為白目和不尊重,」網名Johnny Dynamite的留言者說。另一則在臉書上獲得2700個按讚支持的留言指責:「一點都不懂得尊重。為什麼你會想要測試這種事情?你把床弄壞了。你只需要知道床能承受你的重量就好。這就是會什麼地球在緩慢死亡:愚蠢。」

 

影片爆紅的新聞甚至登上了JAPANTODAY、the japan times等日本國際媒體,原影片則已經被刪除。雖然人類永無止境的求知欲有時會勝過理智,但也有一些較不具破壞性的實驗影片。

 

 

美國橄欖球運動員伊洛娜・馬赫(Ilona Maher)就發布了一段影片,片中她和隊友表演心肺復甦術、瑜伽、心碎少女捶打床鋪、小孩撒嬌哭鬧、格鬥、討債毆打等,以創意的方式來展現床的堅固。

 

 

保險套請帶回家當紀念品

為了保持安全社交距離,本屆奧運「反性愛」的傳聞無獨有偶。不過,奧委會希望選手能把奧運發放的保險套帶回家、不要在選手村使用的說法,就不是假新聞了。

 

自1988年首爾奧運以來,奧運主辦國每次幾乎都會發放了數十萬個免費保險套,鼓勵來自200多個國家/地區的運動員在近距離生活數週中,進行非官方奧運項目「滾床運動」時使用。但是,如果1萬5000名奧運和殘奧運動員在東京停留期間遵守COVID-19(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、新冠肺炎、武漢肺炎)防疫規則,那這些保險套就無用武之地了。

 

因此,在面對旁人問起本應在選手村發放的16萬個保險套該如何處置時,東京奧委會表示保險套不是要在選手村內用的,而是要給選手帶回家、提升大眾對於愛滋病毒的認識。

 

如果有人對這項決定大失所望,莫過於四家日本保險套製造商,因為他們都期待藉由奧運的場合推銷自家公司的專長——據說可提高安全性行為情趣的聚氨酯製超薄保險套。

 

據法新社報導,奧委會的要求意味著他們只能發放比較厚、乳膠製的保險套。一名業內消息人士告訴新法社:「得知這項要求時,我想,『天哪……真的嗎?』我們真的很期盼能夠提供超薄產品。」

 

雖然國際奧委會表示,到7月23日東京奧運會開幕時,多達80%的住在奧運選手村和殘奧選手村的人會接種疫苗,但運動員們還是會在選手村裡度過大部分時間,與民眾保持安全距離。

 

新聞出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