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本最傳奇街娼「橫濱瑪麗」 戰後受騙成慰安婦的滄桑人生

文/中村高寬

 

瑪麗小姐是誰?

  「那位瑪麗小姐曾來過你們店裡,對嗎?」

 

  「⋯⋯」

 

  「我是從柳屋的老闆娘那裡聽來的,聽說瑪麗小姐來過。」

 

  我透過鏡子觀察著她的表情。

 

  「是啊,她以前來過。」

 

  「聽說是柳屋老闆娘介紹瑪麗小姐來這裡的。」

 

  「⋯⋯」

 

  「這是我聽到的說法。」

 

  「哦,是這樣啊。」

 

  看來湯田對這個話題沒什麼興趣。難道是不願提及瑪麗小姐?我向她做了簡單的自我介紹,並對她說了我收集瑪麗小姐資料的來龍去脈。就這樣,一直到剪完頭髮,我盡其所能地向她發問。

 

  「她不見了,是幾年前的事吧?」

 

  「⋯⋯」

 

  「她有多久沒來店裡了?」

 

  「大概有七、八年了吧。」

 

  八年前的話,應該是一九九○年左右。瑪麗小姐消失是一九九五年的事。如此說來,中間五年的空白期。

 

  「她是換了別家美容院嗎?」

 

  「不,應該也不是。」湯田禁不住低聲嘟囔了一句,又陷入沉默。也許我不小心問到了什麼難言之隱。我沒有再追根究柢。那一天就這樣結束了。

 

 

人們口中的「瑪麗小姐」。即使在橫濱,隨著地域或世代之不同,也出現各種稱呼。(森日出夫攝影)|圖片出處:麥田出版《橫濱瑪麗》

  之後,為了瞭解瑪麗小姐的故事,我再度登門造訪。店門口掛出了本日公休的木牌。「露娜」每週公休一日。

 

  湯田辰,生於昭和二十二年。二十一歲來到東京,起初在銀座的山野愛子美容院工作。八年後,亦即昭和五十一年,她在伊勢佐木町開起了「露娜美容院」,兩年後,瑪麗小姐開始光顧。湯田生長在鹿兒島縣川內市,據她說,她對瑪麗小姐的存在原本一無所知。

 

 

書名:《橫濱瑪麗》

作者:中村高寬

出版社:麥田出版/城邦文化

出版時間:2023年01月05日

  「第一次見到瑪麗小姐,看她滿頭金髮,臉塗得雪白,我還尋思著也許她是要登臺演出呢。

 

  於是我搭訕了一句:『您等一下有什麼表演嗎?』她『欸』了一聲,感覺對我的問話非常驚訝。」

 

  「她多久來一次店裡?」

 

  「大約一個星期一次吧。」

 

  「有什麼具體要求嗎?」

 

  「她幾乎讓我一手包辦。就是要我幫她把頭髮往內梳。」

 

  一般而言,她並不修剪頭髮,而是要湯田為她梳理造型。為了保持金髮,她染髮的次數很頻繁,導致髮質粗糙,髮絲斷裂得厲害。此外,通常不怎麼說話的瑪麗小姐,一進美容院裡便多話起來。

 

  「她喜歡聊天皇陛下的事。也會聊到皇后陛下。她說過想去皇居參加一般參賀,還問我該如何才能進到皇居裡。」

 

  「還有其他故事嗎?」

 

  「迪士尼樂園開幕時,她問我:『灰姑娘城堡裡真的有仙度瑞拉公主嗎?』我跟她說:『那是童話,她不在東京迪士尼樂園啊』。但後來,她好像自己去了,回來還送了我伴手禮。你看,那裡的那只米老鼠托盤就是她的。」

 

  在東京迪士尼樂園,仙度瑞拉和瑪麗小姐兩人的夢幻競演,竟然在某一刻成了現實。

 

 

瑪麗小姐喜歡節慶祭典。這是她在「神奈川慶典50 選」中榜上有名的「三之宮」|圖片出處:麥田出版《橫濱瑪麗》

  可是瑪麗小姐與湯田的關係很快便告終了。起因是一九八七年發生的愛滋風波。當時,厚生省公布了日本愛滋感染者的數字:包括日本的外國人在內一共有九百八十六人。翌年的一九九八年,愛滋監控委員會宣布發現一名性工作者罹患愛滋,但只提到這位性工作者「是在關東地區活動的女性,從事過色情服務」,並未公開當事人姓名、年齡、地區,以及服務店家。如此有限的資訊,竟衍生出一種毫無根據的「性工作者等於愛滋」的偏見。於是,以娼妓為業的瑪麗小姐也因衛生安全的理由,而成為眾矢之的。

 

  「結果,因為愛滋的話題鬧得沸沸揚揚,一些客人開始議論,說什麼『要是瑪麗小姐來這裡,那我就再也不來了』。所以儘管我認為『這跟瑪麗小姐沒什麼關係』,可是一般人並不那麼想⋯⋯我做了很殘忍的事,即使很對不起瑪麗小姐,也只好拒絕她了。」

 

  「您要求她不要再來店裡了?」

 

  「是的。」

 

  「當時瑪麗小姐聽了怎麼說?」

 

  「她看來非常遺憾,表情像是在問『這樣嗎?無論如何都不行了,是嗎?』的感覺。」

 

  那是一九九○年的事了。在一九九五年瑪麗小姐消失之前,這五年的空白中,因為無端的歧視,瑪麗小姐失去了她經常光顧的美容院。這個時代與這個城市的居民,驅趕了瑪麗小姐。

 

 

瑪麗小姐在有鄰favori 裡的化粧室洗臉檯前。(森日出夫攝影)|圖片出處:麥田出版《橫濱瑪麗》

  「後來,您在街上還見過瑪麗小姐嗎?」

 

  「見過幾次,看來頭髮都沒有梳理。」

 

  「當時,您有向她打招呼嗎?」

 

  「沒有。我覺得她也不希望我跟她打招呼吧。」

 

  柳屋,還有露娜美容院。那些和瑪麗小姐有關,並將瑪麗小姐視為平等人類的人們。從他們的話裡,我窺見了另一位不同於流言與傳聞、報紙或書籍中並沒有記錄的瑪麗小姐。

新聞出處